北京金币社会经纬主编专页 → 名画系列重启 带您回顾鉴赏(二)


  共有591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名画系列重启 带您回顾鉴赏(二)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北京金币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发贴专用
等级:管理员 帖子:92919 积分:638967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04/10/16 9:47:00
名画系列重启 带您回顾鉴赏(二)  发帖心情 Post By:2022/8/18 20:48:00 [只看该作者]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2022年贵金属纪念币项目发行计划,中国古代名画系列(捣练图)金银纪念币将于2022年8月发行,该套纪念币共4枚,其中150克长方形金质纪念币1枚,60克圆形银质纪念币3枚,发行量分别为1000枚和3×10000枚,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货币。该项目是继2001年发行的中国古代名画系列(韩熙载夜宴图)彩色纪念银币后,时隔20余年重启发行。为使广大金银币爱好者全面了解该系列的历史发行情况,中国金币网自即日起对往年发行中国名画系列纪念币作一回顾赏析,同时亦能对古代名家名作的历史背景及其文化内涵进行挖掘和探究。


乱世欢宴 人生几何

——中国名画系列赏析之《韩熙载夜宴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01年,中国发行了植根于传统绘画《韩熙载夜宴图》的彩色纪念银币。这枚面额为50元,重5盎司的银币上,选取了《韩熙载夜宴图》中的经典画面。由瑞士造币厂铸造,发行量18800枚,品质上乘,值得玩味。


银币上的人物韩熙载生活在1000年前。如果不是专业的历史研究者,大约对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即唐宋之间的这一段,也就止步于五代十国这个名词了。这是个短暂而乱象丛生的时代,与之类似的时期在中国历史上还有更早500多年南北朝时期的五胡十六国,它们都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大乱世。今天我们一说到乱世,一般想到民不聊生,饿殍遍野。但是当我们把视角伸向历史深处,乱世短暂也有数十年,长则数百年。比如五代十国从唐王朝覆灭后的907年到北宋建立的960年,不过短短50多年,但这足以涵盖许多人的整个生命长度。我们对历史浮光掠影般的印象,如何能与他们漫长的一生相比?


大的乱世,对思想史、文学、艺术等领域意味着沃土,这仿佛是历史给予人类的另外一种补偿的机制。连年征伐的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兴起, 影响了整个后世中国的思想格局。南北朝时期佛教兴起,在文学领域出现了一批卓越的大家,如庾信、陶渊明,还有写出《文心雕龙》的刘勰,创作《诗品》的钟嵘等文学理论家。相比之下,五代十国在文学领域的成就显得薄弱得多,但在绘画领域,五代十国时期这幅传世作品《韩熙载夜宴图》却是中国绘画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好作品。


肩负特殊使命的画家


选图、铸币,离不开图像的原始创造者。《韩熙载夜宴图》位列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作者顾闳中,根据文献的记载,大约生于910年,卒于980年,是南唐的著名画家。


顾闳中在官家的职务是画院待诏,也就是当时体制内的官方画家。


一般来说,作为职业画家,一生的作品应该是很多的,至少在北宋时期编撰的《宣和画谱》中就曾记载他的作品。除了代表作《韩熙载夜宴图》,至少还包括《皇击梧桐图》《游山阴图》《雪村图》《荷钱幽浦》等多幅。可惜千年之后,我们能看到的仅剩一幅。


岁月无情,对许多画家来说,历史上仅存一幅作品已经是一种福分,而且往往仅存一幅的名家,都相当了得。同样的道理在文学界也很适用, 唐代诗人张若虚, 一篇《春江花月夜》被称为“孤篇压倒全唐”。顾闳中的这幅画,在绘画史上也颇有如此风范。他的这幅画作几乎成为后世中国人对五代十国整个历史时期的一幅视觉定型图。这幅画现今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画卷与《洛神赋图》有些类似,也采用了连环长卷的形式,内容包括五个场景,共同组成一幅完整的夜宴流程图。里面描述了数十个人物,无不精彩传神,尤其是纵情声色的韩熙载,鲜活的形象跃然纸上。


根据文献的记载,韩熙载先后经历了秘书郎、中书舍人等岗位,都是颇为重要的文官官职。顾闳中这位宫廷画家,为什么要创作这样一幅反映韩熙载声色生活的画呢?理解这幅画的创作动机,就要深入历史的细部。原来,这幅画是一幅皇帝的命题作文。当时的皇帝就是赫赫有名的南唐后主李煜。在《宣和画谱》中,有记载说,南唐后主李煜为了了解韩熙载的心思,特意派了画家顾闳中与周文矩、高太冲一起,潜入韩熙载的府第,在没有摄影摄像设备的当时,画家的眼睛出色地承担了最敏锐的观察使命。


从韩熙载的宅子里回来之后,顾闳中和自己的同行者们,用画笔勾勒出自己当天晚上的所见所闻,以呈现给皇帝,于是才有了这幅作品,这就是这幅画作特殊的来由。据说当时几个人都画了韩熙载夜宴的场景,可惜只有这一幅流传下来。


被窥探的大官员


绘画、币面上的主人公是韩熙载,内容不是公开宴请而是家宴,这里面就有文章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按道理说,皇帝想了解大臣的私生活,大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如此派人潜伏,手段自然谈不上坦荡。李后主之所以这么做,显然自己内心对韩熙载是有所顾忌和猜疑的。


严格来说, 韩熙载出生在唐朝。公元902年,韩熙载5岁时,大唐结束, 五代开启。他本是北方人,家在今天的山东省。韩熙载出身的韩家,是当时的名门之一,有人研究,称他和中唐时期的韩愈或许是一支。韩熙载具有出色的文采,公元926年,二十出头的他就考中了进士。但好景不长,由于父亲卷入派系之争被杀,韩熙载不得不一路南逃,最终在南唐得到留用。


客观地说, 韩熙载是颇有才华的,尤其是在文学方面,文学界常常会拿出他刚刚逃到吴国的时候给皇帝上的《行止状》。虽然处于落魄时期,但他的文章仍然气势如虹。精妙的文字讲述了一个有志青年的平生志向。然而在吴国,年轻的韩熙载并没有立刻得到重用。20多岁的韩熙载避难逃到吴国时,在吴国掌握国家大权的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爷爷,也就是后来的南唐烈祖李昪。他重用了一批从北方逃来的文人,个性突出的韩熙载在其中并不显眼。


转眼10来年过去,已经30多岁的韩熙载慢慢等来了人生的转机,公元937年南唐建立,李昪称帝,韩熙载开始辅佐太子,也就是李煜的父亲李璟。韩熙载比李璟大14岁,6年之后,公元943年中主李璟即位,这个时候韩熙载已年过四十了,按理说政治阅历、人生经验都更加丰富,但在乱世之中,韩熙载辅佐李璟的仕途波折百出。一般来说,有文采、个性鲜明的大臣往往很少有人能够处理好人际关系。


到了南唐后期,国家实力日渐衰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韩熙载内心充满忧虑,他对历史大趋势有着自己的判断,再加上南唐内部,本土派对韩熙载等外来户心中怀有一丝疑虑。南唐后主李煜的态度也显得很奇怪。李煜在政治上也不是一位高明的领导者,这种派人窥探私生活,然后画画了解情况的行为,总显得有一丝小气。乱世之中,不信任随时可能带来祸患,一旦面临君王的疑虑,主动的自证清白往往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时候,许多人开始退一步海阔天空,广置田产、蓄养女伎、纵情声色成了许多人惯用的手法,这一点上,韩熙载也不例外。也有研究者认为,李煜派顾闳中前往韩熙载住所探视,有核实提醒的意思,希望能够重邀韩熙载担任宰相。历史就是这样,一件事情两面说,都能讲出个道理来。斯人已去,后人只能根据有限的文字材料来想象当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韩熙载的所作所为,让人联想起汉代末年的那个乱世,有人写下这样的诗篇: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人生苦短,何必那么忧愁呢?及时行乐,可别等待来日,有钱就花,攒着给子孙,肯定被后人笑话。世道不好的时候,总有一些人是坚持这种活法的。韩熙载靠着出众的文采,给别人写碑写文章挣了不少钱,有条件享乐放纵。文学表达总是很吊诡,写出来的是及时行乐,往往都是不快乐写在脸上,深深的忧愁挂在心底。韩熙载也不例外,在流传下来的《韩熙载夜宴图》中,我们看到,韩熙载出现了多次,在如此奢靡浮华的场合,他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到一丝快乐的影子。


定制画作的末代皇帝


了解绘画和铸币背后的人物也很有趣味,这里不得不提到绘画的命题人——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在中国历史上始终是个特殊的末代皇帝,主要原因是他出色的文学才华,在词的发展史上,李煜的贡献有目共睹,他开创了词的表现风格和境界格局,并且不乏名篇。那首著名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还有“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许多词作人们耳熟能详。


有人说南唐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李煜这个人长于文学,而在政治上无能。这比较符合人们对败家子的想象,每天声色犬马吟诗作对,一提到政治军事多半脑袋疼。但深入到历史的真实中,我们往往会有不一样的发现。比如李煜登基时,当时年岁不过二十出头,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纵观历史,皇帝里面也就李世民、李隆基、康熙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在20多岁就奠定了一番功业。大部分20来岁的皇帝办成事颇为不易,显然李煜在这方面不是那种横空出世类型的人物。李煜登基时,南唐所处的环境相当恶劣。公元960年赵匡胤代周而立,建立北宋。在此前,李煜的父亲已率部与周交战多年,形势越发对南唐不利,地盘越来越小,日子越来越紧巴。


此时的韩熙载已经到了人生中的晚年,或许是精力不允许,或许是自己已经看透了时局。总之,他的选择就是顺从命运的节奏,尽可能地享乐过日子。公元970年,在李煜忙着应对与北宋即将到来的战事之时,69岁的韩熙载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从公元961年即位开始,李煜眼见着南唐的国运日薄西山,苦撑了15年,到了公元975年,形势日趋严峻,城池接连失守,眼见来日无多,李煜不得不委曲求全,派出使者到北宋进贡财物作为缓兵之计。对此,面对来求情的南唐使臣,宋太祖赵匡胤说出了一句载入史册的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年年底,南唐覆灭,李煜被带到汴京,两年后郁郁而终,年仅42岁。估计晚年凄苦的李煜,早把这幅夜宴图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传世不朽的经典之作


《韩熙载夜宴图》影响巨大。2006年,冯小刚改编莎士比亚的名作《哈姆雷特》,拍成的电影名叫《夜宴》,人性、权力、爱情、死亡这些古老的主题在电影中用中式的视觉元素进行了解读。十分有趣的是,这出东方版的悲剧,设定的历史时期正是五代十国。由此可见,这幅画作对冯小刚创作的影响。这幅夜宴图影响很大,例证随处可见,许多饭馆的墙壁上,都装饰有《韩熙载夜宴图》烘托气氛。夜宴两个字颇具魅力,一个字讲明了时间,一个字讲明了事件,有了事件,就有了参与的人,故事也就可以展开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史书上曾说韩熙载“多好声伎,专为夜饮,虽宾客揉杂,欢呼狂逸,不复拘制”,这样的场景,在绘画中也得到了清晰的展现。说完顾闳中、韩熙载、李煜三个与画作有关的人,下面说说画中人。这幅长卷分为五个部分,组成一个完整的夜宴流程,分别是听乐、观舞、休息、清吹、送别,人物三四十个。整幅画卷呈现出大气、真实、传神的风貌,让人仿佛亲临其境。人物的衣着、宴会的食物、乐队使用的乐器刻画得非常仔细,具有鲜明的时代感。


首先一个环节听的是琵琶,在中国乐器中,琵琶的声音表现力极强,良好的共鸣让弹琵琶作为夜宴的开场,能一下子让人进入宴会的气氛。七位男子、五位女子错落有致,主人韩熙载盘坐在床前。有学者考证,其中的许多人都有明确的身份,弹琵琶的女孩是教坊副使李佳明的妹妹,身边的男子是李佳明,状元郎郎粲就是其中的红袍男子。此外还有韩熙载的门生舒雅、宠妓弱兰和王屋山。到了第二幕,韩熙载亲自打鼓,女子翩翩起舞,有学者研究,这里跳的是“六幺”,唐代有名的大曲。第三幕休息时,韩熙载身边围绕着七位女孩子,有一位端着水盆儿侍奉韩熙载洗手。第四幕则是韩熙载独自欣赏吹奏,这一幕十分特殊。韩熙载几乎是唯一的听众,他完全一副家常打扮,袒着肚子手握一把扇子,听着管乐,若有所思。对今天习惯了音乐会形式的人来说,一个乐队为一个听众演奏自然是一个相当奢侈的举动。有文献记载,韩熙载蓄养乐舞班子人数多达三四十人,如此算来,这等几个人的演出对他而言也只是小规模了。第五幕,曲终人散,有女子与客人调笑,众人似乎意犹未尽,沉浸在欢宴的气氛中不舍离别。


画家在这幅作品中,创造性地将屏风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原本用来作空间区分的屏风,在这里不仅区分开了空间,而且在时间上也发挥了区隔的功能,将整个画卷分成5个前后贯通的流程。


如果说李白定义了唐诗的高度,那么可以说韩熙载定义了夜宴的厚度。有美酒和美食,有舞蹈及音乐,有美女声色,还有代表才华的状元郎,有当朝的官员在场。在这一切繁华背后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乱世,等待他们国家的是大厦将倾的命运。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位躲在背后的一流大画家顾闳中,睁大了眼睛审视着这一切,并通过神奇画笔将这一切定格,让这一幕跨越时光的阻隔,影响着无数的后来人,也直接为铸币提供了基础。


银币上的夜宴


《韩熙载夜宴图》这枚银币的制作方是瑞士造币厂。在精密机械领域,瑞士的成就举世瞩目。




北京金币网 www.bjjb.net 邮币卡共享
手机13901203358(大宗业务)13366666597(一般业务)
北京金币理财,打造第一品牌!推荐黑马,互利共赢!
工行北京海淀区西区支行:6222020200030743500
农行北京北太平庄支行:6228480018415948373
建行北京鼎昆支行:6236680010001938281
 回到顶部